銀時開啟帥哥模式,利用自己的迷死人的電人死魚眼,深情款款的對猿飛說:

「我知道妳一直在迷戀我對吧?!現在我們就來一場sm○愛吧……」

瞬間銀時的後腦朝被月詠的苦無射中又大量噴血又倒下了,剛遭到撲襲的猿飛菖蒲卻伸出右手緊握自己豐滿胸口、臉頰泛起紅暈、嬌喘不已責罵她。

「妳這個傷疤女幹嘛阻止我啊?!」
「妳別一副被○得很爽的表情啊!」
「你們狗男女想去交配的話,請去開房間,別玷污我們的眼睛了!」
月詠露出凶神惡煞的表情以及背後大量冒出紅煙般氣勢,就連猿飛那燃燒火望的慾火被瞬間被她冰冷的殺意給澆熄了。日輪明白她剛才的作法;不希望看到自己心愛的人跟別人女人交合。
如果說,女人不能沒有愛情活下去。那麼這在吉原街裡每天不斷重複著女人對男人的愛恨情仇。日輪不是不知道月詠在自己不知道情況下,早就已經喜歡上阿銀了。
可是這孩子自尊心高是不會承認的。只好苦口婆心勸她。

「月詠妳別這麽生氣嘛,現在銀時大人已經命在旦夕了,如果不趕快找個女人交合的話……」
「這我知道!」
「!」

她噙著淚水,開始哽咽地說:

「……那妳告訴我,現在我心痛的感覺是什麽?」
「就像一把利劍刺穿心臟無法呼吸,我實在很不願意看著銀時跟別的女人纏綿,那還不如弄瞎自己眼睛。」
其他在場女性聽到後,除了小玉一臉疑惑外無不露出哀傷的面容,這時登勢忽然槌手想到好點子了。

「既然這樣,在場各位女性不想奉獻自己貞操給這傢伙,我有一個建議要不要聽聽看?」

「等等我可沒說自己貞操不給阿銀啊──嗚呃?!」

猿飛菖蒲還沒說完,就被阿妙瞬間出現在背後使用十字臂勒昏了。

「我們和不乾脆不要找美女如何?反正這春藥需要女人才解,那麼”年齡”沒有受限吧?」

「如果不是比自己美的女人,就不會感到嫉妒或憤怒了對吧。」

「說得也是……所以說可以找醜女或者老太婆來完成我們使命囉?」

「可是現在到哪找醜女跟老太婆……啊!」

結果大家不約而同視線紛紛瞄向登勢與凱薩琳了,凱薩琳十分生氣地破口大罵。
「你們這是什麽眼光啊?!好歹我是一個黃花大閨女耶!要把自己的神聖純潔貞操給天然卷根本是鮮花插在牛糞上!」

「我覺得妳把自己譬喻鮮花是說反了……」

「新八你剛才說什麽?!」

「話說回來,我不是麼鐵石心腸的美女(?)啦。」

「只要一夜付我一百萬日圓我願意救他(伸手)」

「妳這個是殺人搶劫啊?!就算是一○情交易也沒這麽天價吧?!」

(倒在地上的銀拾頭頂又再次噴血)

「凱薩琳妳不要這麽貪心好不好,所謂『救人勝造七级浮屠』,救人就不應該拿錢。」

「切,反正他是窮光蛋一個根本付不起,我懶得救他。」

「妳真是的,既然這樣……那只好我來就阿銀了。

「咦?!(眾人驚嚇)」

「你們別看我這樣,雖然人老了但還是風韻猶存哦。」

登勢說完露出像少女清澀般害羞模樣;可是由於這景象實在太駭人了,導致包含凱薩琳大家聽到後都全身發白。

原本倒地不起陷入昏迷的坂田銀時,忽然恢復意識立刻拔掉自己頭頂上的苦無,吃力地起來但不穩全身搖晃著。

往後一轉身,破門逃出了?!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