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月詠醒過來,準備梳洗時看到鏡中的自己,想起昨日那攤販所說得話。望向擺在一旁許多的煙管,若有所思轉過頭說:

「……算了,就算買了,『那個人』不會對我說什麼好話的。」

今天是坂田銀時回到吉原街探望她們,可是.....

「喂喂算我拜託妳啊,好歹換一下髮簪吧,每次一成不變出現。」

「我很滿意目前的造型,你不滿怎樣?」

「感覺就像每天看著黃臉婆一起吃飯,會看到膩的。」

「難怪有些男人會去跑外面找會打扮的漂亮女人……」

話還沒說完就被月詠立刻拔出暗器,直接插入銀時的右大腿上,鮮血立刻如噴泉般湧出。

「哇啊啊啊────妳這個瘋女人在幹什麼?!」

「糟了!快用繩子綁緊大腿的動脈,以免血流過多了!」神樂二話不說幫銀時綁好了。

「接下來要截肢嗎阿魯?」

「截肢個頭啦!我又不是被毒蛇咬或者是組織壞死好嗎?!」

一時情緒激動繃帶處又破洞噴出小噴血來,在他們忙得雞飛狗跳時站在另一旁的月詠只是繼續吞雲吐霧中,冷眼淡淡地看著銀時。

「你來啦,銀時大人。」晴太推著坐在輪椅的日輪出來。

「日輪小姐,我被你們家飼養的貓給弄傷了啦(指大腿繃帶部位)」

「唉呀呀~~~真糟糕。月詠,我不是說過要對對待銀時大人好一點不是嗎?」

「我沒把他的臉抓傷已經不錯了。」

「喂喂那我還寧願背部被妳抓傷咧!」

「銀醬妳不是時常被定春準備咬時背部抓傷不是嗎?」

「神樂,銀桑說的不是這種啦……」

「真是抱歉啊,我向她向您道歉。」

「哼!」

銀時不爽把頭轉開。
晴太端一盤茶過來放在桌上,遞上給他們。

「這是我們最近新開發的好茶哦,還沒上市請你們品嚐嚐一下。」

大家一一取茶杯來喝,神樂先一飲而盡,就像喝啤酒一樣感到暢快。

「呼啊~~~好好喝哦。」

「我說得沒錯吧,這可是媽媽親手調製成分泡出來的茶哦。」

日輪身出手摸著晴太的頭笑而不語,新八忽然發現銀時喝完後神情好像不太對勁?於是關心問他。

「銀桑你怎麼了?」

「喝完後不知怎麽搞得突然覺得好熱。」銀時開始拉開衣領散熱。

「咦?現在已經是秋天了應該不會熱才對啊……」

「而且現在體內也感到一陣發熱,這股熱好像延續到下半身去了……」

「啊!」晴太聽到大聲驚叫。

「晴太你怎麼了?怎麽突然大叫了。」

晴太像作錯事小孩表情,臉上掛三條線慌張地道。

「我剛把準備送去108號客人的春藥茶混在裡面了……」

「你說什麽!?」

「而且那是治療不舉跟陽痿的超級春藥,銀時大哥剛喝下去已經開始發作。」

銀時火冒三丈立刻起身走到他面前拉住衣領。

「你在看不起我啊!?竟然給我下藥。」

「我不是這個意思~~~~對不起啦───!」

「你實在是────!?」

坂田時銀突然往自己跨下一看:那裡的火箭砲已經變成加濃砲了?!而且是一柱擎天的狀態;這下讓他臉向煮沸的水壺紅透光了。

「……而且這種春藥需得要找女人交合後藥效才會消失,要不然會精血逆流而死。」

晴太一說出口讓大家大驚:時銀會死?!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