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天花板一滴水掉落在時銀的臉頰上而甦醒,醒過來一看已經身處不在皇宮,而是待在某個廢墟的工廠裡。

同時也發現自己被繩子綁住,但由於太緊了,連肚子裡的胎兒也被束縛到而頻繁地動著。這次胎動太厲害了想用手安撫也沒有辦法,時銀額頭因痛楚開始冒汗。忍著痛楚轉頭一看其還有沒有他人一樣被綁住,有看到他們但仍舊昏迷不醒,於是趕緊就醒他們。

「喂,新八醒一醒啊!」

「唔……」

「……寺門通的演唱會聲援團活動你快遲到了哦。」

「阿通小姐我來了~~~!……咦?銀桑我們怎麼會在這裡?」

「好了,接下來最麻煩的傢伙該怎麽叫醒呢?」

兩人往後面一看神樂做香甜美夢正呼呼大睡中。

「神樂醒一醒啊!我們有麻煩了。」

「嗯~~~~」

「還是不行啊……」

「神樂,開飯囉!」

「我要開動了~~!咦?」

「銀醬、新八?人家正在做吃五十份的生蛋飯加上醃昆布的美夢耶~幹嘛進醒人家啦?!晚安。」說完又倒下去了。

「給我醒過來啦神樂!!」

神樂只好心甘不情願醒過來了。

土方這時也剛好醒過來,發現大事不妙,打算叫醒總務時卻看到近藤疑似做春夢(?)在說夢話。

「啊啊~~阿妙小姐不要!人家我會害羞的。」

「啊啊~~沒想到妳的手這麽靈巧,慢慢地剝下我的香蕉……(以下內容兒童不宜故消音)。」

「有誰可以用布塞住他的嘴巴,我可不想聽這種胎教啊。」

「胎教?虧你說得出口啊銀時。」


───那個人的冰冷聲音,只要聽過一次,就永生無法忘記

也許自己心裡早就有個底,警戒地小心抬頭看著前方;那名男子左眼包著繃帶,手裡著拿著煙管,穿著比女人還要華麗,宛如毒蛾翅膀艷麗的和服。

這男子就是高杉晉助
在他背後也有幾十名的手下,其中不少參雜天人。高杉興意濃厚的表情打量著身體已經臃腫狀態的坂田銀時,之後忍不住噗吃笑了出來。

「真沒想到你會有這麽一天啊銀時。」

「據密報指出已經找到第2個代理孕母,卻萬萬沒想到是你啊。」

「我快要捧腹大笑了。」

「你最好現在笑死算了!」

銀時咬牙切齒瞪著他看。

土方想起哈達皇子與總管不見人影,緊張地追問。

「你把哈達皇子殿下怎麼了?!」

「你不用擔心,我們『買主』並沒有說要取笨蛋皇子的性命。目標並不是他。」

「怎麼感覺像賽魯不屑殺了撒旦……?」

「別再說了新八。」

「說真的認識到現在,有時候真搞不懂你啊。」高杉抽著煙管吸入一口吐出淡淡的長煙。

「明明毀了我們國家,把我們當作渺小螻蟻不堪對待,無情統治這個已經亡國的天人。」

「何必委屈自己要像個女人一樣替天人懷孕生子呢?直接拿掉不就好了。。」

高杉說完如老鷹的銳利眼神直盯著銀時巨大高聳的肚子看,銀時似乎感覺到胎兒生命受到威脅而微微顫抖著。忽然銀時用別人聽不到的小聲低語著:

───不要怕,寶寶

我會保護你的

就算被困在鐵籠中的老虎一樣,不會因此失去王者風範,露出鋼決眼神到大聲宣告。

「我不管是天人還是地球人,它是我的孩子!」

這句話讓在旁的新八聽到後心中冒出一個疑惑。高杉聽到後停止吸煙,沒有表情望著他看,過一會兒緩緩開口道:

「如果你不這麽說,我本來不想動手的……」

一邊這麼說卻順手拿起由一名手下恭請手上的木棍,慢慢走到銀時的面前;銀時看到木棍立刻有不祥的預感。

「之後我們會用密函告訴那個可憐的笨蛋皇子。」慢慢舉起木棍對準目標。

『──他最疼愛的皇子不幸流產了。』

他帶著殺意的眼神,露出毒蜘蛛的撩牙般,毫不留情地狠狠地打下去銀時的肚子。

-----------------------------------------

 

開虐啦~~~(猿飛:為什麼不是虐待我啊?!)

因為這是慶祝台灣舉辦阿銀生日的銀魂祭所準備的小說出版,因之後發表的小說故不再貼出結局。
8月預定弄出同人小說預購請注意。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