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叫聲來源是哈達皇子,在銀時與土方走不久後,原本在大廳等候的那兩位天人女樸突然面目獰猙,各拿出機關槍對他們掃射。

幸好神樂即刻撐開傘來擋住子彈的攻擊,其他人躲在她的背後。

「啊啊啊啊~~~這是什麽一回事啊?!」

「哇──不要殺我!要殺就殺了笨蛋殿下就好!」

「你這禿頭總管在說什麽話?!」

「你們不要在吵了啦!!」

「新八、神樂!」

「喂,你不要出去!」

「她們目標是你,由我出面攻擊。」

突然出現子彈從他們後方射出來,兩人往後看也冒出兩位天人女僕朝向他們開槍,銀時與土方也被夾攻了。土方這時拉住銀時的衣領,強拖到牆壁後面用自己身後再拿出槍迎面射擊,可是這樣舉動惹他不爽了。

「你把我當成什麽呢?老弱婦孺嗎?!」

「我還沒有弱到需要你這個青光眼的來保護!」

「媽的我現在沒空理你,給我閉嘴!」

「你說什麽?!」

「呀────────!」

銀時又再度聽到慘叫聲,往聲音方向一看,其中一個女僕拿出炸彈?!這時才知道那天對大猩猩投擲炸彈的嫌犯是誰了。

一時忘記自己大腹便便,立刻衝出來去解救他們,土方看到大驚失色。

「喂你給我回來!」

從腰際掏出洞爺湖木刀,瞬間把炸彈的引燃線給切斷了。下一個動作反用木刀把那個女僕打飛出去。可是一時用力太大似乎驚動胎兒,給他踢了一腳,銀時皺眉閉上右眼同時伸手摸被踢的地方。

「銀桑你不要緊吧?!」

「我沒事,新八子你們也沒事嗎?」

「等一下?!妳怎麼會劍術的?!」

「呃?!因,因為聽說上任孕母被暗殺了,所以去學防身術,哈哈哈~」

「銀醬你快看?!」

「!?」

被他打飛得女僕重新站起來,但右臉上方的人皮剝落,露出機械臉部。

女僕是機器人?!

「銀醬背後!!」

一時大意一個轉身,另一個女僕已經對準他開槍擊中胸膛了。新八與神樂嚇一大跳。

「阿銀─────!」

「小銀──────!」

「我的皇帝妹啊────!」

「坂田銀時!」

「天然卷!」

土方開槍馬上把女僕擊斃倒下,銀時被擊中而大字般姿勢倒在地上;原本應該從胸口流出鮮血毫無生命氣息………

突然又起身了?!(害大家嚇一跳)

「呼~~~好險啊。」

「幸好我先叫老爺爺幫我做防彈內衣,總算派上用場。」

銀時伸手從懷中取出防彈內衣,讓原本豐滿兩粒胸部立刻化為海平線胸部。可是這讓哈達皇子看這畫面嚇到下巴掉下來了。新八也語無倫次指著他說話。

「銀,銀桑,那那那個你頭頭上~~~」

「頭上?我頭部沒中彈啊………咦?!」

打算舉手整理一下自己亂到不行的頭髮,卻發現左邊的馬尾不見了?!

─────這下完了

「對不起,其實昨天我有去剪短髮,怕失禮所以戴上假髮………」

但話沒說完,被總管上一步把右方的馬尾給拔掉了。

─────這下真的完了

「你,你………?!」

看沒法再隱瞞下去了,只好露出笑容,抓抓自己後腦朝重新對哈達皇子打招呼。

「你好~~~我是坂田銀時。」

可是換來哈達皇子口吐白沫昏倒了,總管氣急敗壞破口大罵。

「我就奇怪在哪裡見過你,原來是那天跑到院子的地球武士!」

「你們怎麽會找一個男人當孕母啊?!給我說實話!」

「實,實在非常抱歉!因為那天鼻屎………不對,是皇子胚胎在車禍不小心彈跳出來(掉入宇治銀時飯)被這傢伙吞下去了。」

「因為沒有辦法取出來只好請他先代孕。」

「哼!就是因為你們找男人來懷孕才導致皇子發生異變,已經足月卻遲遲無法出生不是嗎?!」

「萬一生下畸形兒的話,你們真選組擔當的起嗎?!」

「等,等一下!話可別這麽說總管。你看,這位坂田銀時先生比我的女人屁股像河馬一樣的大屁股,一定是安產型的請你放心好了。」

「大猩猩你這句話我會原封不動告訴阿妙的!(臉冒青筋)」

(土方再度掩面)

「大猩猩都這麽說了你就別這麼生氣嘛,燈籠魚。」

「燈,燈籠魚?!」

「銀桑你說很像燈籠魚別說出來很失禮啊。」

「失禮才是你吧?!」

「就算我的臉跟觸角很像燈籠魚,但也不至於像燈籠魚啊!」

「可是很像燈籠魚啊阿魯。」

正當他們爭論不休時,倒在地上的機器女僕忽然張開口吐出大量黃煙,瞬間瀰漫整個大廳。銀時聞到臉皺成一團,馬上捏住自己鼻子。

「好臭啊!這味道像是過期很久的納豆,這女僕到底多久沒刷牙了?!」

「大家別聞,可能有毒……」

土方話沒說完就倒下了?!銀時這時也感到暈眩,轉頭過來看到大家先聞到而一一倒下昏迷:

───是催眠瓦斯?!

「可惡,太大意了……」

銀時搖搖晃晃走到支柱,再也撐不住而斜靠著,無力跪坐在地上陷入昏迷。過了一會兒黃煙散去後,一個黑影出現緩緩走到坂田銀時面前,

那人露出殘酷冷血的的笑容…………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