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又始終亂棄了啊?老是愛調戲婦女。」

 

「現在不是說這種話時候吧?!

 

坂田銀時採用被車子碾扁的青蛙姿勢與桂小太郎躲在可麗餅車販底下(孕婦不良示範),猿飛菖蒲仍然投射出苦無雨大量射在車販上。

 

「銀時你這樣姿勢好嗎?胎兒會從肚子中擠出來吧。」

 

「胎兒會從肚子中擠出來嗎?!」

 

「我們得阻止她繼續攻擊才行……假髮你在幹什麽?!」

 

桂小太郎不知哪裡變出擴音器拿在手上對猿飛菖蒲說話。

 

「前面的女士~我不知道妳是誰,但請不要為這個負心漢感到痛苦~這天空如此蔚藍,未來一定有美好的新戀情等著妳的~~~」

 

「別說出令人起誤會的話啦,我跟那大胸部沒瓜葛……嗚?!」

 

銀時一直把自己肚子壓在地上、再加上姿勢一直沒變,時間一久連胎兒受不了這種壓迫感,開始不安躁動起來不時在用拳頭敲打著腹部肉壁;銀時只好再度用右手安撫肚內胎兒。

 

───稍安勿躁,寶寶

 

「銀時小心!

 

「!」

 

忽然停止苦無雨攻擊,而換成鐵鍊鐵球攻擊他們,在可麗餅車販瞬間劈成兩半時兩人趕緊跳出。但銀時礙於身體笨重關係肚子快撞倒地面時,調整身體斜度、雙手報緊肚子變成側身撞落在地上。

 

可是就算減輕身體的撞擊力,體內胎兒受到驚嚇如狂馬般踢騰,讓他愁眉深鎖痛苦表情。桂小太郎見狀立刻上前擔心神情,並且伸出手摸著他肩膀。

 

銀時你怎麼了?!不要緊吧?

 

我沒事。

───不能倒下在這裡,銀時心裡這麽想著

 

忍住體內折疼感,吃力搖換地重新站起來,堅毅眼神望著前方;他知道大胸部分明衝著他來,除非是……

 

喂,猿飛菖蒲!

 

討厭,叫我小猿嘛~~~

 

這次『雇主』是誰?來叫妳來殺我的。」

 

哼,將死之人何必告訴?就算我知道我也不會說出來……呀?!」

 

銀時趁她不注意快速走到身邊,左手握住她的鐵球左手,右手則是把另一隻手扳到後面。

 

如此一來就無法攻擊了。

 

假髮快動手!!」

 

「ok!左腳只是補助───!」

 

但萬萬沒想到桂小太郎竟然搞錯目標,用膝蓋狠狠攻擊銀時的肚子?!

 

────坂田銀時當場痛昏過去了。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