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銀醬你懷孕啦!?

 

銀時回到萬事屋把這件事告訴兩人,但一個是下巴掉下來臉色發青的新八,另一個是驚喜高興的表情的神樂。

 

「這種事情會發生在你身上一點不奇怪啊阿嚕。」

 

「那我要資遣費(伸手)」

 

「這種詞妳從哪裡學來的啊?!」

 

「現在不是說這種事情時候的吧?!」

 

「阿銀你現在怎麼辦?」

 

銀時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一邊挖著鼻孔繼續說明:

 

「涼拌炒雞蛋啊。反正大猩猩叫我影子代理孕母,只要懷胎十月期間不要把這件事跟外人透露,才能保住性命,笨蛋王子那邊他們會想辦法拖住。」

 

「涼拌炒雞蛋好吃嗎?」

 

「妳到底有沒有注意在聽啊?!」

 

「放心好了,我們這裡有定春(註1)在,安啦!」

 

「我說的不是擔心這問題啦!」

 

「不,我是覺得奇怪;銀桑你明明是大男人主義的人,怎麼可能願意像個女人一樣委曲求全生子啊?事有蹊蹺哦。」

 

「哼哼……真逃不過你的眼鏡啊。」

從衣袖中取出一張信用卡,一臉奸詐狡猾表情。

 

「大猩猩說笨蛋王子為了讓代理孕母有更好的安胎照顧,開了一張白金信用卡。不管是食衣住行、不限花額都能使用這張卡哦!而且生下來皇子後還有一筆鉅額賞金呢。」

 

「好棒啊阿魯!可以吃每天松版牛肉嗎?還是滿漢全席?」

 

「行啊!不管是帝王蟹還是哈密瓜,全部一卡包辦交給我吧!!」

 

「給我等一下!你身為男人的自尊呢?!」

 

「在錢的面前,男人的自尊根本是屁。」

 

「這是什麼狗屁歪裡啊!?」

 

「那你自己當成什麼了?!是袋鼠嗎?!」

 

「是海馬。」

 

「騙人!一定剛想到的對吧。」

 

新八話還沒說完就被神樂推到一邊去,就像小孩子發現新玩具一樣的期待眼神問銀時。

 

「吶吶,我的弟弟或妹妹什麼時候出生啊?」

 

「喂喂我肚子裡的可不是你的弟弟或妹妹啦,說到這醫生因為央國星的時間算法跟地球週期不同。一星期七天,所以一天是一個月來計算,因此滿十天就是十個月了。」

 

「反正我只要乖乖數著鈔票待產就好,好久沒有這麼幸福感覺了♪」


新八聽到後忽然想到什麼臉一沈,眼鏡反白了。

 

……也就是說,你這”十天”不能喝酒囉?


這番話讓他心驚一下,但馬上裝鎮定表現不在乎樣子。

 

「沒,沒關係,小事一樁……

 

「我記得你好像有糖尿病對吧?」

 

「!?」


新八露出像死亡筆記主角的邪惡笑容,冷酷序虐表情。

 

「既然這樣,大量糖份會對胎兒發育有害。麻煩請你從今天起這十天禁.止.甜.食吧♥」

 

NO───────────!!!

彷彿宣判自己火箭炮軟下來已經不行了的慘叫聲響徹天際。 

 

 

註1:狗在日本視為孕婦的守護,神保佑安產。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