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該不會又發燒了吧?」
 
說完後就用自己頭部貼著他的額頭來測量體溫,但反而讓他臉像燒開水壺更紅發燙。
 
金黃色的滑順柔髮傳來淡淡髮精香味,衣服上也有令人懷念的麥子香味……
 
「奇怪了,明明退燒才對啊……算了。」
 
「阿爾,你又用叉子吃,還是……」
 
「你餵我吃。」
 
「啊?!」
 
差點把手中的頻果派打翻了。
 
「你你你再說什麼蠢話?!為什麼我要替你服務啊……?!」
 
『”亞瑟”』
 
這時才發現到:眼前原本應該活潑開朗、目中無人、非常happy的阿爾,如今拿掉眼鏡的阿爾卻變成脆弱不堪、絕望無助哀求的眼神凝視著他。

───啊啊,眼前的人不就是小阿爾嗎
 
那個惹人憐愛,心愛的的可人兒啊
 
亞瑟彷彿中了魔咒,用刀切開一塊頻果派,用湯匙挖一點遞上阿爾的唇邊,阿爾吞了下去;擴散在口中的香甜,讓他的不安的情緒稍稍穩定下來。
 
那是從小從他身上聞到令人安心的味道。
 
餵完後已經下午三點,這才心滿意足進入夢鄉。
 
「都這麼大了還要令人擔心,長不大的傢伙。」
 
亞瑟無奈苦笑地說,但卻流露出慈愛眼神。於是幫他重蓋上被子,在離開前輕輕地在阿爾的額頭上一吻。
 
───晚安,阿爾
---------------------------------------------
阿爾張開眼睛。
 
就算做了一場噩夢驚醒過來,慌張失措巡視四周;發現什麼也沒有。
 
這間房子,只有他一個人。
 
就算做夢一樣,亞瑟又重回他身邊。
 
這是在做夢嗎?不對。
 
直到現在,還可以聞到殘留的蘋果派香味……
 
可是,好不真實感覺啊……
 
他不可能原諒我的
 
阿爾一臉痛苦把頭埋入雙臂抱膝,讓黑暗包圍他…………
每當遇到挫折、痛苦、悲傷的時候,阿爾總是習慣獨處來面對承受。因為不希望把自己不塊樂的情緒傳染給大家。
 
所以,只要到了明天,一切都會轉好的
 
於是阿爾一夜未眠,等到清晨到來,依舊往常日常生活程序一樣。最後穿上深咖啡色皮衣。來到會議大門前先深深吸入一口氣:
 
「大家好───」
 
開大門一看卻是空無一人的會議室。
 
「啊哈哈……我竟然忘記今天是會議休假一天了。」
 
落寞的眼神的笑聲聽起來格外空洞心酸;平常在開國會大夥們打打鬧鬧好不喧囂熱鬧的場景如今卻不剩唏噓。這在這時:亞瑟剛好經過。
 
「咦?」
 
是亞瑟?!
 
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而且,是一臉嚴肅慌張的眼神走過去了。
 
阿爾急忙奪門而出馬上前往追去,不知為何會議走廊變成了迷宮般找不到出路,就像重回到自己小時候曾經在森林裡迷路一樣的感覺。
 
 
第一次,在森林裡哭喊他的名字
 
第二次,跑進森林裡拉住他的手
 
第三次,拿著槍衝刺他
 
 
-----------------這一次,不想在放手了
 
緊緊握住、再也不要放開。
 
不斷地奔跑、不斷地呼喊名字,只想在見到他一面。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