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自己昏睡多久了,在黑暗中意識載浮載沉中,隱約聽到有人不斷呼喊他的名字。
 
「唔…………」
 
張開眼睛一看:是亞瑟?!
 
而且是一張擔心他的臉孔望著他。
 
「……咦?我怎麼看到頭帶著光環、背後有一對翅膀的不列顛天使?」
 
「是我啦白痴!」
 
「真是的~竟然感冒也不通知大家,有夠笨的。」
 
亞瑟生氣的一邊罵著,一邊從臉盆冷水浸泡好的毛巾擰乾,放在他滾燙的額頭上;亞瑟按門鈴發現阿爾沒開門,只好進去發現他倒臥在地上,加上一片凌亂景象讓他嚇壞了。
 
「我還以為你被小偷殺死了……」
 
「還有,光是要把你重抬回床上重死了,你快點把身上脂肪給消掉啦。」
 
「!?這是什麼話,我又不是胖子!……」
 
阿爾一時激動起身連頭上毛巾掉下來,但馬上渾身沒力般癱軟往後躺在枕頭上。亞瑟忽然用手摸著他的額頭;讓想起小時候曾經這麼一次,他也是這麼做著。
 
──彷彿回到從前
 
他重新幫阿爾量體溫已經退燒一點。
 
「幸好沒燒壞你腦袋,要不然真變成笨蛋了。」
 
「…………」
 
「哎呀,已經中午了,你想吃什麼嗎?,我去弄吃的過來……」
 
『蘋果派。』
 
「欸?!蘋果派?拜託這不是病人可以吃的吧。」
 
阿爾使出哀求楚楚可憐眼神望著他說:
 
「我就想吃嘛……」
 
「……好吧,但會弄很久哦,等我一下。」
 
「嗯。」
 
說完起身去廚房弄餐了,阿爾於是小睡一會兒;過不久後聞到飄香四溢的蘋果香而甦醒過來。眼前景像是亞瑟穿著粉紅圍裙,端出來盤子是濃濃的肉桂蘋果派。
 
看著亞瑟穿著圍裙的阿爾不禁臉都紅了。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