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無法回神過來;心中的”哥哥”的形象,高塔上瞬間被瓦解崩壞。
 
───阿爾卻笑了?
 
「……什麼嘛。」
 
露出冷酷表情,冷笑戲謔地說:

「原來你只要被人擁抱的話….」

──心好像傳出玻璃瓶破裂的聲音

「什麼人都好嗎?像個淫蕩的娼婦,隨意的騎在男人下半身母狗般搖桿腰身…..」

「啪!」
 
亞瑟打了他一巴掌:臉頰傳來一陣刺痛。

他立刻換上一張哭泣的臉孔,眉頭皺起、緊咬嘴唇,起身緊抓衣服跑走。好像看到亞瑟的眼中透出紅色的憤怒火花。
 
阿爾留在原地,伸出手來撫摸剛被打的紅腫持續刺痛的臉頰:
為什麼會這樣?

自己,並不想再次弄哭他。
 
只是想佔有他。
 
透寫台上傾倒的墨水瓶,流出一滴滴墨汁滴在掉落地上的亞瑟與年幼阿爾合照,玻璃碎片中的照片中兩人露出燦爛的笑容,正被一點一滴的黑暗逐漸腐蝕........
---------------------------------------
奇怪,那傢伙怎麼還沒來?
 
亞瑟在會議看著前方的首席位子,原本應該是聒噪不休的主人待在上面才對,現在倚子卻空蕩蕩格外顯得寂寞。
 
那傢伙是怎麼了?
 
前天,沒料到阿爾會擅自闖入家門,甚至掀開他上衣露出羞恥的部位;這並不想讓他看見的。但萬萬沒想到他說出如此毒舌的話,宛如冰冷的針插入心臟。忽然想到記得那時也是帶著馬修回家時,阿爾首次說出那種話來。
 
───是自己的錯嗎?
 
把全部愛給了阿爾,換來卻是痛彻心扉的背叛與分離。

可是,總不能放著那個笨蛋不管吧?於是亞瑟早退會議,跑去詢問目前在朋友中最要好的朋友-菊君
 
走到房門停下腳步。
「叩叩。」
 
「請進。」
 
開門進來後,就會看到一位穿著深咖啡色西裝,身材瘦短的男子正望著窗外景色。轉頭一看是一頭圓弧烏黑亮麗精悍短髮,明亮深遂的眼神,臉帶微笑地問說:
 
「哎呀,這不是亞瑟先生嗎。」
 
「有什麼事情嗎?」
 
「嗯咳……呃,那個……就是……」
 
「?」
 
「那,那個,你知道的阿爾那小子跑到哪裡去嗎?竟然無視會議鐵律首次遲到了。」
 
菊君聽到後,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
 
「冒昧請問一下,您正擔心阿爾先生不見了對吧?」
 
發現自己鱉腳的演技被人揭穿了,亞瑟連脖子都紅,支支吾吾尷尬地只好招了。
 
「他感冒了。」
 
「什麼!?」
 
「剛打電話來說正在發燒中呢。」
 
「那個笨蛋!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沒跟我講?!真是氣死人了。」
 
「嗯…因為阿爾先生說,不希望自己生病事情讓大家知道。」
 
「───特別是你。」
 
「……」
 
亞瑟不由得握緊拳頭,心想:阿爾這個混蛋。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