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的壽命畢竟有限的,不管上司換了多少人、歷經多少改朝換代。一直以為,自己離開他的身邊;力量會更強大,飛得天空更遼闊,就可以保護『重要的東西』。
 
我想當英雄。
 
可是,卻有一個人,始終對我唱反調。
 
不管是是開會議、吃飯時、處處作對與刁難…
 
認為我不配當英雄。
 
那是我曾經稱為「哥哥」的亞瑟.柯克蘭
 
每次與他四目相接時,就把頭轉過去,這種無視我的存在,令人火大。
每一次、每一次,總是想要開口,卻開不了口
 
──我到底是怎麼了?
 
明明近在眼前,卻無法像小時候一樣再度牽起他的手。
 
這種情況持續到幾百年,不曾改變….一直到,聽到亞瑟跟法蘭西斯結婚的消息,讓我感到震驚。
 
「亞瑟!」
 
急忙地跑到他家中,他人正在透寫台上拿著鵝毛筆寫文件。聽到有人呼喊抬頭一看,亞瑟驚訝的表情看到我,但馬上恢復以往表情,低頭繼續埋沒在文件中。
 
「幹嘛?你沒看到我正在忙嗎?要進來也不會先按門鈴。」
 
我一步走上前,雙手用力拍下桌子,連墨水瓶振動一下:
 
「為什麼要結婚?!」
 
「!」
 
原本悠遊紙上翩翩起舞的鵝毛筆的手停了下來,亞瑟沉默一會兒,忽然臉頰泛起紅暈說:
 
「這不關你的事吧?」
 
「什麼叫做不關我的事?!對象是沒穿衣服先生(法蘭西斯)耶!」
 
「是那傢伙的上司沒錢又沒勢力,怕被別國打敗被併吞才找上我的。」
 
「…你已經簽名了嗎…?」
 
「笨蛋!我,我怎麼會簽啊?!當然立刻把那張紙塗黑消抹。」
 
「後來是他…..!」
 
驚覺自己說溜了嘴,從脖子紅到耳朵上去,宛如嬌羞的少女的表情;
 
────太奇怪了
 
阿爾覺得不太對勁;他也明白,亞瑟跟法蘭西斯是從小就認識,不可能兩人之間”沒發生什麼事情”。
 
無意間,瞄到他的白哲頸部有奇怪的傷.痕。
 
「──────!?」
 
來不及思考什麼,亞瑟被阿爾強行撲倒在地上,連桌上的墨水瓶也隨之倒下。

「你,你幹什麼啦?!」
 
不斷掙扎想阻止他的行為,但阿爾那強壯而厚實的手臂就像釘子般,把他的雙手十字形強行壓制在地板。
 
「!!?別脫我衣服啊──!」
 
掀開衣領一看:那是.吻.痕
 
非常鮮明,淡淡粉紅色的斑跡印在脖子上。但馬上回神繼續強行扒開身上的衣服;每一吋肌膚,抹上無數大小的紅點。
 
整個人愣住了。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