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遇見他,在我眼裡就像高不可攀的巨人。
 
總是溫柔地將我抱在懷裡,疼愛著我、呵護著我,原本以為可以就這樣永遠幸福下去。
 
可是….
 
直到有一天,亞瑟帶來一名跟我容貌相似的小男孩。
 
「阿爾,這位叫做馬修哦。」
 
「你們好好相處吧。」
 
─────為什麼?
 
我不是你的” 弟弟”不是嗎?為什麼還要帶別人過來這裡?
 
那時感覺到自己內心有一部分開始變了,我憤怒朝他喊著:
 
───去死吧!英○
 
-------------------------------------
 
從獨立戰爭後,已經過了多少年了?
 
大概把法蘭西斯身上的毛(不含頭髮)加起來這麼多吧。
 
有一次,我只不過是提早到,先來到國際會議本來想整理報告時,偏偏這時遇到了『他』:
那人坐在倚子上,似乎正在寫公文。這幕景象彷彿回到從前,他依舊幫我打理一切,讓我不禁呆住了。
 
剛好亞瑟抬頭看到我了,這讓我慌了:
 
-我該說什麼才好?
 
然而,只見他露出以往的笑容說:
 
-「早安,阿爾。」
 
這個笑容,不禁讓我心膛被人打了一拳:
 
───為什麼,要裝出一副沒有發生什麼事情的樣子?明明是我傷害了你、背叛了你,陷入痛苦之深淵不是嗎?!
 
不要給我裝出沒事啊,渾帳。
 
即使內心這麼罵著,我仍然只能虛偽露出笑容回應著:
 
「早安,亞瑟。」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