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間,阿爾弗雷德不在是小孩子,而是青少年。
原本以前只有在亞瑟膝蓋下的小人兒,身高一下子橡樹一樣長很高,遠遠超過他了。
唯一不變的,只有純真率直的眼神。
 
連法蘭西斯第一次看到阿爾感到驚訝:
 
「哇~~想不到當年比麥稈還不到的小鬼,現在長這麼大了。」
 
「而且變成像哥哥一樣風度翩翩紳士哦。」
 
「哼,這可是我教育的英才有方。幸好當初沒有被你拐跑,要不然就會變成你一樣。」
 
「什麼啊?!我才慶幸這小子眉毛沒變成跟你一樣。要是我可不敢照鏡子呢。」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啊?!你想打架嗎?!」
 
「好了好了,你們別吵了。」
 
阿爾勸架後,被亞瑟吩咐幫客人倒一杯茶起身離開,法蘭西斯確定他走後,臉色一沉轉頭詢問:
 
「…我說你,會不會太寵他了?」
 
「啊?」
 
「你把他家的貿易、稅金、宗教等等給予太多自由了。」
 
「小心到時造成反效果哦。」
 
「才不會呢,這才是給他良好的親子教育啊。」
 
「是是是~~完全是溺愛弟弟過頭的笨哥哥啊♪」
 
「你這家伙────」
 
當他被氣得七孔冒煙打算捲起袖子教訓時,法蘭西斯換上嚴肅的眼神說:
 
-『你確定目前這樣下去真得好嗎?』
 
「?!」
 
『小鳥終究會長大的,展翅往天空飛翔離開父母的。』
 
──我是你的話,會剪斷小鳥的翅膀,留在自己身邊。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