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阿爾稚氣十足、天真無邪地望著他問說:
 
「亞瑟,『家人』這個詞這是什麼意思啊?」
 
他那純淨的目光另我很久久無法移開那個眼神,於是我這樣笑著回答:
-就是兩個單獨個體,血濃於水的親情,彼此依偎在一起生活著。
……………………………………………………
把阿爾全身擦乾淨後,亞瑟找出以前小時候穿過的白袍睡衣給他穿上,大小剛剛好。
 
「真是太好了,本來擔心會太大呢。」
 
自己也滿意身上的新衣服,高興著伸出雙手平行像小鳥繞了一圈。這時已經是夜晚了,亞瑟拿著檯燈帶他去房間;原本亞瑟就一個人住在大房子裡,所以房間都是給大人住。對小孩子阿爾來說實在太大了。
 
「真是傷腦筋,還是我在叫工人來幫你建造一個兒童房間好了…」
 
「沒關係,反正等我長大後就算剛好了。」
 
「這樣啊…你喜歡就好。」
 
於是把檯燈放在櫃子上,伸手將他抱到床上後蓋上被子,拿起檯燈離開前不忘說:
 
「晚安,阿爾。」
 
「晚安,亞瑟。」

走出門外輕輕關上門,可是,亞瑟人卻靠在門上鬆一口氣;其實,他這一整天都精神緊繃,怕自己扮演哥哥這個角色給搞砸。
 
不過看樣子,阿爾似乎目前在他眼裡是一位好哥哥。
 
「呼,總算搞定了,接下來-」
 
走回自己書房,拉開倚子在寫字台坐下來,伸手拿著鵝毛筆,準備寫明天上司的行程表還有其他事情。才剛寫一小段時,忽然被奇怪的聲音被打斷;不像老鼠跑進來偷吃東西的聲音…..莫非是小偷?!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