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羅馬士兵有這種風行,認為可以提高士氣,促進彼此團隊精神。
在他眼裡嗤之以鼻:
這是神不允許的。
 
然而在羅馬的家裡,卻是沒有道德約束的存在。
 
正確來說,那是沒有『神』的國度。
那是『獸』的國家。
從第一天開始認識羅馬,打從心底就鄙視他了。但不能否認他是戰術跟戰力高強的男人。要不是上司『別有目的』想要藉此把羅馬的上司拉近結盟的話,要不然就不用常常見到了每次見面只會說關於女人跟軍事的事情,完全搞不懂他。像他這種人怎麼會有如此強大國家?即使這樣還是得要附合他。
 
要不是他在無意間知道他的「秘密」,藉此機會利用上次喝酒比賽把他灌醉,假藉送他回家其實是被被抱回家強行壓倒床上、進行對他做了自己覺得既羞恥又憤怒,不可饒恕的”事情”來。
 
-身上烙下的印痕,久久無法消失。
 
被他烙印在心的,是什麼……?
 
為什麼愈想忘記,愈會在腦海裡纏繞不去。
 
日耳曼不知走了多走才停下腳步,等氣消後轉頭一看俯視羅馬的城市;都已經深夜了卻像白天一樣明亮又燦爛繁華、不斷地夜夜笙歌。雖然這樣是他財富力量的象徵,所以沒有國家想跟他挑戰或侵略吧。
 
多少明白上司為何想叫他靠近羅馬拉攏的心情......
 
一想到明天羅馬上司要去別陸地掠奪開戰,應該要好好休息養敘體力才對,但是這傢伙一定想等跨下過一會兒不痛後,又會像狗一樣搖著尾巴往女人裙子裡鑽去了。
 
真是無可救藥的男人。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