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瞬間一盆冷水澆熄自己的熱情,羅/馬忽然轉身一臉歉意對女孩們道歉:
 
「啊,抱歉~~我突然想到還有重要事情,我得要走了。」

「咦?!」
 
「怎麼這樣!?」
 
「不要走嘛~~~~」
 
「是啊不要管重要事情了~~~留下來陪我們嘛。」
 
「跟我們一起享樂共度春宵呀。」
 
「真得沒有辦法,女孩們,我們下次在約吧。」說完他瀟灑揮揮手,頭也不回走了。
 
小跑步來到那名金髮男子樹下,金髮男子依舊無情地瞪得他,羅/馬像犯錯是的小孩一樣雙手食指對碰著、扭捏地膽怯說:
 
「……….你看到啦?」
 
他臉上露出了冷若冰霜的神情,哼一地說:
 
「廢話。」
 
「我要走了。」
 
「別這樣啦~~小曼曼。」
 
「誰是小曼曼啊!!?」
 
不說還好,日/耳/曼爆發對羅/馬日月累積的不滿與壓力等於把裝滿汽油點燃火爆炸了:羅/馬卻沒注意到還竊笑一臉意猶味盡說:
 
「明明”昨晚:喜歡我這麼叫你不是嗎?沒想到你一醉後會有如此誘人表情啊…」
 
「給我閉嘴!」
 
這讓他惱羞成怒一腳抬高狠狠地往羅馬「偉大」部位踢下去了。
 
「~~~~~~~~~~~~~~~~~!!!」
 
羅/馬痛到無法站起來跪地,日/耳/曼氣沖沖掉頭走人;本來只是打算告訴他明日與敵人戰爭地點跟時間的,但是被他如此玩弄自己氣到忘記告訴了。
 
也不明白自己為何如此這麼生氣:昨天夜晚,是他這一生中犯下的污點。


───被羅/馬上了。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