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列的風雨堆打一名黑衣男子身上。



就像是所有的罪以及哀傷全都隱藏在那見黑色大衣,只往自己要去的目的地:已倒的柏林牆



刻劃著東柏林與西柏林分裂統治時期的痛苦,終於在1989年倒下了。



但是這名男子要看到這歷史這一刻,卻付出慘痛的代價;還沒統合唯一的時期,為了逃避東柏林的統治,與心愛的未婚妻希爾達逃亡時,不幸被調查員發現重傷而死。



那男子以為自己也會著一起死,沒有料到會被黑鬼手下看中而加以改造了。



自己活了下來,卻在也不是人類了。



那男子終於到達自己的目的地,嚴肅的銀色眼睛毫無表情凝視已經損壞不堪、塗鴉一片的柏林牆。那是寒風刺骨出奇的冷,足以讓身體裡的血液凍結了。



但是對於早已失去體溫的這名男子習以為常的事了。

即使凍結的時間也是。



望了一會兒,右手突然舉起來握這自己胸口上唯一心愛的人遺留下來的銀戒,緩緩開口說:



「...原本應該我跟妳彼此變老了,一起攜手來看我們想要看到這一幕阿,希爾達。」



不過沒有人可以回答他,只有冰冷的牆以及寒風回答他。



「我會再回來的...」



男子說完轉身離去。



只有在柏林牆腳下留下一束紀念亡魂的百合花。



過了一會兒,雪,開始飄然落下了。彷彿想要把人類所犯下的一切的錯誤全部都掩埋起來了,但是只有無法掩飾那男子的黑衣,那是他的罪...

-END



後記:

這篇是看到一個圖所帶來的靈感,不過草稿很久以前早就寫好忘了打字放上了...(汗)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