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當天空路出一片魚白時,彷彿所有的罪惡都洗滌了。





在德國某一棟歐式不顯眼的房子裡的二人房間,雖然說空間小了一點,但是該有的傢俱都聚全,只是有點空洞;該怎麼說呢?這裡女主人似乎想要讓房間擁有簡潔亮麗的感覺,但還是隱藏不住那房子的歲月痕跡。





在一張木製刻著美麗木紋桌子上放這一個古董式的黑色的收音機,老舊的像一

隻奄奄一息的老狗,但是還可以收聽到各頻道的聲音,調整方位即可。



面對收音機的椅子上坐著一位面色嚴肅的男子,正專心收聽已經分裂為二的政府所發布的消息



擁有銀白色的頭髮,但是屬於那種初雪所下的凝潔閃亮的顏色,如果不這麼注意的話,那男子的眼眸就像是夜晚的那一輪的月亮索反射的白光。但不是冷冽,而是那種隱隱約約所散發出的溫柔。



穿者黑色上衣服,似乎沒有太大的嗜好,以及深藍色的牛仔褲。



伴隨的雜音:



「……我國政府正式宣布給共產黨統治,與西柏林劃為二界,呼籲東德人民不要有所逃脫的行動或穿越禁區,一但查到者一律殺無赦………」



「真糟糕。」



那男子說。



說完後起身順手把收音機關掉了



慢慢的走到陽台那,冷眼眼隨性看者街上的人。雖然瀰漫著不安的氣氛但是應有的活力與熱鬧依然,不減絡繹不絕。



從又扁口袋掏出一個粉紅色的小禮盒,上面帶著黃色小巧的蝴蝶結,似乎要給愛人一個驚喜。



「應該她會喜歡吧?」笑著看者手上的禮物想道。



不過待會思緒就會被打斷了。





「艾柏特,怎麼了?」從另一個房間傳來女人的聲音。





艾柏特嚇了一大跳,趕緊把禮盒重新放入口袋裡,緊張往那聲音一看,才鬆了一口氣,對那女子露出了笑容;臉型圓圓的像小孩子般可愛,但不會感到幼稚,令人感到溫暖。穿著白色襯衫、紫色褲子緩緩的走向艾柏特。



「希爾達,妳別嚇我好不好。」



「你為什麼要把收音機關掉呢?」



希爾達一臉不解問道。



「因為早就知道這國家遲早會被共產黨淪陷的,果然不出所料。」艾柏特臉色一沉。



「這國家完了!」



艾柏特忿忿不平說道,希爾達這時露出一絲不安的表情。



「那今天晚上的活動…沒有問題嗎?」害怕的問艾柏特。



「沒問題的。」



艾柏特安慰她。



「我已經跟朋友借了一個動物園的貨車,我喬裝打變成工作人員,而你只要躲在貨車裡成堆的紙箱中,一定形得通的。」艾柏特自信滿滿的表示。



「嗯….」希爾達這放下心再度展開笑容。



這時艾柏特忽然不好意思的提起左手抓後腦杓:



「這個…希爾達,我有一個禮物要送給你。」



「什麼東西?」



「妳先閉上眼睛,等我說好了在張開。」



「好。」





希爾達乖乖的閉上眼睛。………….



(待續)

    全站熱搜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