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建人緩緩地從醉眼惺忪醒過來,在迷濛昏暗中摸索找到房間內牆壁上的電源開關把燈罩給點開,發現自己全身赤裸著,還覺得頭昏腦脹…也許是宿醉關係吧。用鄙視犀利目光轉身瞄向床上身邊的”罪魁禍首”的傢伙。

 

—特級咒術師‧五條悟

 

  拿掉墨鏡,露出直順月光潔亮髮色,他的修長而慕雪的眉毛,玉蔥樣樣的雪白的手指。如果再留長髮的話,恐怕還以為自己跟哪個美麗的外國女模特兒上床。偏偏這傢伙是連女人會忌妒的漂亮男人。

 

真要比喻的話,就是希臘神話中的美少年Genymede。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