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9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宿儺待在自己生得領域不知多少年了,不過,唯一確定的是,當年封印祂的咒術師,以及人事物一切都不存在了。

 

  要怪就怪當初的殺死自己的咒術師,手下留情並沒有使用咒力殺死,以防萬一自己會幾百年後復活,於是將祂四肢手腕的手指切下並散落日本各處。運氣好,有些自己的手指被一些低等雜魚咒靈吸收進化成特級,還可以殺人為樂。運氣壞,不幸被呪術師找到,頂多被收集起來封印存放著。

 

一切無所謂。

 

  除了曾經被拿在手指上一個戴著墨鏡的銀髮死小鬼(?)嘲笑一番,沒有什麼可以好動怒的。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可惡!』

 

宿儺氣得牙癢癢的,額頭浮出青筋,明明前2個月,這小鬼每天跟這傢伙修練、對打,下次出招的姿勢,自己老早摸個一清二楚,偏偏還是打不到氣死人了。快打到時五條悟後空翻,往後一跳拉開距離,水池濺起一道水花快掉落下來時候,立刻做出【無限】手勢,像拿出一把無形透明傘,讓水滴們全部彈開。

 

明明絲毫沒有濺濕身上黑色衣服,卻故意做出拍拍水滴手勢,一邊嘟嘴氣定神閒語氣說:「好啦~~~~~祢也該消氣了吧?」

 

「還想繼續打嗎?」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