釘崎野薔薇有一天敲門進入找正在看漫畫的虎杖悠仁,手裡拿著圖解中醫經絡&穴位教科書。原來打算讓自己咒術更精進,需要做人體測試;心想伏黑不好開口但若是某個笨蛋就更好得手。

 

虎杖臉色發白,腦中浮起自己會變成像Hellraiser》恐怖電影裡全身都是釘子。她看到這種反應不高興了:「你不是說隨便我怎麼做都可以不是嗎?」

 

「呃……」

 

他知道是指上次自己假死事件讓釘崎十分生氣,雙手合十乞求原諒。並且當時說只要能夠原諒他做什麼都可以。「我只是要求你實現承諾,有這麼難嗎?」

 

「更何況你的身體都是詛咒化了(不死之身),就算讓你全身都是洞,不是很快復原不是嗎?」

 

「誒!?是沒錯啦……(汗)」

 

釘崎擺臭臉湊近質問他:「你的回答呢。」虎杖雙手投降姿勢,全身冒汗沒有拒絕的權利。

 

不過幸好第一次(?)不會拿針這樣做,而是需要肌肉按摩推拿。需要虎杖悠仁脫掉上衣露出背部肌肉,在床上趴著姿勢,釘崎則是跨坐在他身上來進行測試。所以命令他不准回頭也不准偷看,在開始前虎杖偷瞄一眼竟然還帶著鐵槌。心驚並臉上掛三條線想著:有必要防著自己嗎?

 

釘崎並不是防著他,而是提防”另一個”。

 

上次被宿儺突然現身並強吻後心有餘悸(而且是法式深吻),所以並不想再來一次了。雖然覺得會有一絲對不起虎杖的愧疚感但別無他法。

 

喊開始囉並逐漸施加力道進行著按摩推拿,按摩到一半發現他的背部肌肉很軟,就像貓科動物,難怪可以進行瞬間爆發力啊。也許是交流會後開始學習課應以及訓練,釘崎指間那種軟中帶硬力道讓虎杖一開始精神緊張開始放鬆想睡了。

 

釘崎野薔薇發現才進行推拿沒分鐘竟然開始打瞌睡了!?看到十分火大。

「這個臭小子~~~~!」

 

不爽到一半時忽然無奈嘆氣,心想虎杖悠仁的運氣實在太背了。自己有在鄉下祓除詛咒經驗,當然也知道一但受到詛咒的人,沒有辦法祓除的話會有什麼下場。

 

—偏偏這個笨蛋是『宿儺的容器』

 

虎杖悠仁只要逐漸吃下宿儺手指愈多,跟宿儺的靈魂愈來愈混合密不可分,所以祓除詛咒沒這容易。

 

所以有可能會再次的

 

忽然虎杖背上衣服有一滴水滴掉落,發現自己在流淚。

 

「奇怪?自己怎麼像個笨蛋在流眼淚呢……」

 

『喂喂我正在爽中別中斷按摩啊~~~!』

 

「啊!?虎杖你這傢伙在說—!?」

 

她聽到原本想要破口大罵時候赫然發現虎杖的後頸部出現刺青紋路,難道說—!?不知何時已經換成宿儺,轉頭對她咧嘴一笑,釘崎渾身雞皮疙瘩。

 

這四眼渾蛋擅自自己跑出來了!!

 

—『果然啊,釘崎妳哭泣的臉龐挺可愛的。』

 

宿儺待在虎體內視覺是共享的,第一次看到釘崎野薔薇她那泫然欲泣的表情,像是受到極大的憤怒與委屈。看到那副景象,內心一股想要施虐愉悅心情油然而生邪笑著:—啊啊真是可惜啊,如果那個時候,不是伏黑惠在場而是這個女人的話,想必能夠讓自己玩得很開心吧。

 

宿儺一副悠哉表情回頭說:

 

『妳繼續按摩吧,已經好幾百年沒這麼享受過了。』

 

對釘崎的語氣就像自己是客人一副大爺心態,讓她怒不可抑,已經衝動地右手拿出鐵槌但左手握住忍住想要往祂後腦朝狠狠敲下去。

 

『……妳最好別這麼做,殺氣都跑出來了。』

 

在那一瞬間宿儺全身散發的殺氣就像蓄勢待發獵豹,一不留神可能回過頭殘殺自己。釘崎野薔薇在一瞬間彷彿看到自己的下場直冒冷汗,不禁右手指鬆脫讓鐵鎚掉落地上。

 

宿儺聽到調笑她說:『這才對嘛,釘崎。』 『好了趕緊繼續,改成在腰部按摩吧。』

 

原本打算拒絕逃離房間的她忽然靈機一動,露出微笑一邊嗲聲嗲氣表情,嬌聲細氣語調說:

 

「好的沒問題,宿儺大人。」

 

祂聽到這句話其實已經閉上眼,只有一對副眼睜開瞄她一眼重新闔上;心想這女人比起這小鬼禮貌多了。這當內心竊笑時候突然有重物在自己背部上!?原來是釘崎起身站起來,雙腳踩在背部上了。譏笑說:

 

   「哎呀客人您不知道嗎?這是現代流行【足踩按摩】。」

 

「啊抱歉我忘記宿儺大人您沉睡一千年,難怪不知道呢,哦呵呵呵~~~~!」一邊說一邊故意施加力道讓祂一時喘不過氣。  

 

   『妳這個黃毛ㄚ頭~~~!』

 

宿儺不爽地額頭冒青筋,雙手指迅速冒出黑色爪子直勾床上刮出爪痕。

 

   『看樣子妳趁這小鬼死掉時候吃很多嘛!妳變重了釘崎野薔薇。』

 

   「祢這個王八蛋!!」

 

惱羞成怒打算雙腳彈跳半空中直接踢下去時候,被祂抓住機會迅速轉身,幾十秒時間釘崎變成以坐姿坐在宿儺身上了。她覺得自己變成獵物的眼神看著自己

 

「宿儺祢最好未來被祓除直接下地獄吧!」

 

   「呵呵,可愛的臉蛋卻能吐出詛咒啊。」

   「釘崎妳這麼在意這小鬼?難不成喜歡他??」聽到這樣提問氣到抓狂打算還擊給祂一個賞耳光時被擋下來右手抓住,伸出左手用爪子把釘崎上衣像紙一樣劃破,露出黑色蕾絲邊胸罩。

 

宿儺看到忍不住吹起口哨笑說真是絕色美景啊

 

   釘崎內心開始一絲動搖,一副被汙辱表情臉頰泛紅,眼眶泛淚咬牙切齒表示:

 

「放開我,要不然我要大叫了。」

 

   「我倒是想聽聽看釘崎妳在床上尖叫的聲音呢。」

 

「我要把祢的眼珠給挖出來~~~~~!!」

 

釘崎搖身一變成野貓,打算戳宿儺副眼時候,卻聽到虎杖悠仁發出慘叫聲!?

因為宿儺使用【契闊】關係時間到自然喚回虎杖了,但可憐的虎杖悠仁被戳肉了。

 

「妳在做什麼啦!……誒等等妳的上衣!!?。」

 

虎杖這才發現釘崎野薔薇竟然露出胸罩,臉紅到連耳根子都紅了。低頭看一下自己又裸露上半身,想了三秒後知道怎麼一回事,立刻雙手護住胸部,重新躺回床上閉眼說請妳不要這樣,要不然我要喊救命了(﹖)由於釘崎野薔薇看到他這種反應愣住三秒,回神發現自己明明是受害者卻變成加害者,全身發紅氣到發抖。

 

「虎杖你給我過來!再叫出宿儺滾出來!」

 

「再不叫出來你代替祂接受逞罰吧!!」

 

「不要啊啊啊啊 !HELP~~~!!

 

「虎杖我進來了,我想說你怎麼都沒回應……!?」

 

這時伏黑惠聽到外面吵雜聲於是打開房門一看,眼前看到是釘崎衣衫不整跨坐在虎杖悠仁身上(彼此雙手握住拉扯中)。

 

氣氛一片漆黑,伏黑重新拉回門,兩人在床上同時發出慘叫聲。

 

隔天,虎杖悠仁右臉頰出現一個紅手印拼命像伏黑解釋,真希看到後轉頭詢問釘崎說你們昨天發生什麼事情了?只見釘崎背對她雙手抱胸臉紅尷尬表情回答:「……什麼也沒有。」

 

「?」

 

然而眾人沒有發現情況下,虎杖悠仁眼下宿儺之眼靜悄悄地開眼,觀察著釘崎的表情。在體內生得領域坐在王座的詛咒之王‧宿儺。露出一抹邪惡笑容,心想:

 

果然,女人真是很可怕啊

 

很容易眷戀著,名叫做”愛情”的詛咒啊

 

反正自己現在,有的是時間—

 

玩弄釘崎野薔薇的心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奇想豆子 的頭像
奇想豆子

豆子罐頭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