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黑當晚再次作夢,然而夢境場景變了。似乎自己還是”太夫”時候就已經認識他了。她聽過這男子的各種謠言,有人說他是浪人、盜賊、反抗軍、流氓,或者是海賊。然而只有她明白:他是一名咒術師,而且是惡咒師。

 

換成現在說法是殺手,只要顧主委託就能咒殺受害者。

 

雖然花魁明白眼前這名男子性格絕非善類,但也不能說是壞人。他看著她,露出潔白的牙齒:「—因為我想聽妳的三味線嘛。」

 

「不要跟我撒嬌!」

 

那名男子說,自己雖然學習當中,論咒術高超比一般普通咒術師水準異常高出許多,但咒力卻一般;那年代的術師還沒有所謂私墊採用師徒制,而是分派系來教導。特別是擁有血統制度的咒術師最為大宗。

 

在當時享有盛名只有御三家了。

 

不過男子對於血統制嗤之以鼻,說完把剩下把拿在手上的酒杯後淫笑:「那就我們來練房中術好了—」一邊說卻另一隻手不安分的開始撫摸雪白通透的後頸部肌膚。

 

(伏黑惠:!?)

 

嗚哇,等等接下打算要做是嗎!?

 

他頭昏腦脹快昏倒了

 

手指輕輕抬起花魁唇艷若桃花想親下去時,忽然花魁用腳跟踢飛這名無禮之徒,緊緊抓住自己華麗和服臉紅心跳地大罵著:「你最近夜夜找我尋歡,最好沒有咒力啦!」「都是你害的!!害我不能去接客了。」

 

覺得自討沒趣於是起身,伸手摸摸自己隱隱作痛的後腦槽,沉思一會兒後抬頭她問說:

 

「……納,我說妳。」

 

「?」

 

「不考慮贖身換來自由嘛?」

 

作為頂級的花魁尤物,她的贖身費更是高達幾千萬元,這其中並沒有標準的報價,完全取決於媽媽桑。花魁並沒有想過,但問題是媽媽桑不可能如此輕易的放過她,自己可是這家藝妓館搖錢樹。所以她開出了是連富商望成莫及的贖身價錢,這種天價除非是將軍大人才能有辦法買下吧。

 

「你這個窮鬼,我看你根本付不出來吧?」

 

「痴人說夢話。」

 

「話不是這樣說…我過一陣子不會出現在妳面前了。」

 

「怎麼了嗎?」

 

「最近我打算做”測試”。」

 

「測試?」伏黑惠在花魁體內聽到心一驚。

 

我打算置之死地而後生

 

在花魁體內的伏黑惠聽到不寒而慄,瞬間想起他利用虎杖悠仁身體當場挖出心臟出來的畫面。這時這名男子忽抬頭張大眼睛凝視她,表情微吃驚地說:

 

「—是誰在裡面?」

 

伏黑惠發現自己的意識連接到這名花魁身上,一不留神這男子則像貓一樣敏捷壓制在地。凶神惡煞表情喊:

 

「你是誰!?不說的話,我要把你給殺了(祓除)。」

 

伏黑惠聽到這番話,不禁想起咒胎事件裡,宿儺憑依後打算殺了他的回憶。

 

不知為何,自己卻流淚了。

 

伏黑惠再度驚醒,一樣時間與地點,然而這次臉頰上卻殘留淚珠著。伸出手指輕輕地拭淚,這麼做引來更多淚水。

 

他不知道現在內心這股憂傷哀戚的心情,倒底是自身前世花魁所殘留的詛咒,還是自己對自己的詛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奇想豆子 的頭像
奇想豆子

豆子罐頭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