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從虎仗悠仁死亡後,伏黑惠一直在做夢。

 

夢見自己前世是一名花魁,雖然名字與容貌跟現今不太像,但從鏡子中梳妝中的自己來判斷,至少是個漂亮標緻黑髮美人。

 

那名花魁正在擦胭脂紅時,身後傳來窗外敲牆聲音,轉頭一看是一名跟虎杖攸仁長相極為相似的和服男子。唯一不同的是臉上沒有刺青紋路以及四肢手臂。那名男子倚靠在窗邊,雙手放在衣袖裡輕挑語氣露出笑容說:

 

「呦,xxx好久不見,讓我玩得開心吧—」

 

--------------------

 

伏黑從夢中驚醒過來,驚魂未定滿身大汗發現床上鬧鐘顯示午夜十二點。

 

  ……已經第三天了

 

他到現在沒有跟五條悟老師講自己的異狀,一直持續到一個多月後虎杖攸仁奇蹟生還後才結束。等交流會結束後,五條悟發現一年級表情各不對勁;虎杖無可奈何表情,右臉頰明顯有紅腫手印。釘詢則是轉身,雙手抱胸明顯漲紅著臉哭過的表情。

 

  「怎麼一回事

 

  ....宿儺擅自用了自己的身體強吻釘崎。」

 

  「啥」五條悟愣住了。

 

  「再說一次

 

 伏黑看不下去幫回答「宿儺強吻釘崎野薔薇同學。」換他來報告一天的情況回答中途遭到京都組的襲擊,導致宿儺使用了第二條束縛"契闊"換人。但是祂戮殺完所有咒靈後轉向他們,先壁咚了釘崎讓大家全傻眼。

 

  連她也沒有想到自己會被壁咚的一天,而且是自己的同學!?立馬瞬間腦海想起早上毆打虎杖逼問,說自己真的被特級咒靈挖掉心臟死亡。釘崎一開始不相信認為他在說謊,但是眼前的事實真相確不得不信。當初那個笨蛋蒙眼老師跟虎杖說不可以放出宿儺,以為類似伏黑恵的式神。

 

萬萬沒有想到竟是古代特級咒靈憑依在虎杖悠仁身上釘崎真相大白後一副怒火中燒表情質問

 

  「是祢挖掉虎杖心臟的!?

 

  「是又怎麼樣? 」宿儺戲謔笑著說完立刻被她賞一個耳光。

 

『請不要利用別人身體來捉弄別人!』

 

這突如其來舉動讓伏黑恵內心冒冷汗,趕緊用手影戲警戒著,深怕下一秒宿儺火大秒殺釘崎。

 

 然而祂卻笑了。

 

祂沒有想到這眼前的女人竟帶著詛咒賞耳光,哪怕自己死亡前一刻也要狠狠咒殺敵人的個性。現在有一絲後悔自己不應該當初用束縛虎杖悠仁其一條件一分鐘不能殺人或傷害人,不過既然這樣的話……

 

  那麼,玩弄人心呢?

 

釘崎打算繼續再給祂第二個耳光時,右手臂被擋下抓住,一邊嘲笑意味挑眉開始逐漸施壓力道。

 

  「痛」  

 

 她知道虎杖本身的體術是力量很大的人,但宿儺利用他的身體後力量更強大了。在男女天生優勢之下不得不屈服,趁她一時分心鬆開右手,迅速立刻用左手托住下巴吻下去了!?目睹充滿這衝擊力畫面讓現場的所有人內心只有!?念頭與呆如木雞一致表情。

 

  吻完後宿儺露出挪笑表示我並不討厭強悍的女人。」

 

  這行為讓釘崎野薔薇愣住了,但三十秒後發現自己被占了便宜,全臉泛紅到耳根氣到眼眶泛淚怒吼:「祢這個混蛋~~~!!

 

伏黑眼尖發現宿儺身上的刺青紋路正快速消失中,趕緊叫她住手已經來不及了。

 

「去死吧!!

 

被換回來的虎仗悠仁回過神來釘崎狠狠地用腿部攻擊胯下了。

 

五條聽完報告後,雖然戴著眼罩旁人難看出他的表情,但似乎也掛著三條線臉色微青;畢竟那個重要部位遭受攻擊是身為每個男人的切膚之痛啊。不過看虎仗飽受委屈的可憐模樣,還是慎重地假咳嗽幾聲後說:

 

「嘛你們全部成員安然無恙就好,沒有受到致命傷害吧?」

 

釘崎聽到憤怒大喊「我有!我的初吻被宿儺(虎仗)給奪走呀!」

 

這句話刺穿虎仗的腦部,嚥不下這口氣轉身過來對罵了:

 

「我已經說過那不是我幹的啊!」

 

「不是又怎樣!?那傢伙(宿儺),你要怎麼賠償我精神損失。」

 

「原本打算初吻獻給自己的白馬王子的……」說完眼眶開始眼淚打轉了。

 

「啥?」

 

虎仗聽到這句話愣住,心想眼前的女人竟然會有少女漫畫女角才有的情結。無奈表情說:「……總之,我哪知道宿儺喜歡類型(?)與自己相反,我喜歡的類型是詹妮佛‧勞倫斯啊。」不說還好,簡直火上加油。

 

這下讓釘崎惱羞成怒臉冒青筋:「……你果然是巨乳控,宰了你!」說完再用小腿迴旋踢擊中他腹部,痛到摀住肚子跪倒在地。

 

五條悟見狀後忽然露出逗趣表情嘻笑問他:

 

「—那伏黑你說說看,宿儺甦醒後第一句話跟第二次換人說些什麼。」

 

「誒,我記得他說”人、女人在哪”,還有原本打算殺我之後再殺釘崎。」

 

「還說什麼會”玩得很開心”—!?」

他說完赫然驚覺一個天大的訊息,臉上冒汗轉頭望虎仗表情:這次換他臉色發青了。全身冒汗地謹慎眼神望向釘崎表情;連她也臉色發青,全身泛紅渾身顫抖,雙手緊抱自己,甚至在場女生們全警戒地拿出武器退避三舍了。

 

虎狀驚慌失措表情喊:「等等妳們全都誤會了~~~」

 

「我並不是這個意思(?)」

 

「我一直常常在想,好像忘記重要事情得要跟你說明一下悠仁。」五條說完手指指著他說:「就算到最後(全部吸收宿儺手指)你幸運逃過一劫免除死刑的話,你這輩子不能結婚,也不能有小孩。」

 

虎仗悠仁聽到這番話完全呆住了(內心想為什麼再給我補刀)。

 

「為,為什麼啊!?」

 

「雖然我知道現在的立場—」

 

「悠仁你想想看:萬一到時候就算你吃下全部手指沒有讓宿儺成功奪取你的肉體(主控權)。那麼祂一定會想別的法子來讓自己復活。」

 

「退而求其次,那只好【投胎轉世】了~(笑)。」

 

「你也應該不想讓宿儺叫你”拔拔”吧?雖然那畫面一定會很好笑啊哈哈哈~~~!」五條悟笑到擦掉眼角上一滴眼淚。

 

「我寧願再次死掉也不要!」虎仗額頭冒青筋表示。

 

「我怎麼可能會對一般身材的女生有興趣……?」突然瞄到釘崎野薔薇趁狗卷‧棘學長不注意時(也在看好戲),拿走他的《蛇目》和《牙》咒印圖案的大聲公,深深吸氣後朝虎杖悠仁咆哮著:

 

—『永遠當處男去死吧!』

 

虎杖攸仁晴天霹靂倒地陣亡了,五條悟看到心想女人真是可怕的生物啊。

 

「辣椒醬。」狗卷說。

 

胖達好奇問他說:「你不是剛才說那句是世界上最強殺傷力的咒言是嗎?」

 

狗卷‧棘點頭表示。

 

伏黑惠冷眼旁觀直到虎仗倒地不起,這時內心鬆一口氣:慶幸自己雖然擁有女生的名字卻是一名男子。

 

 

為何自己會如此這麼想。

 

伏黑感到不解竟會有如此的念頭,腦中一瞬間浮現那段時間曾做過的異夢。

 

難道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奇想豆子 的頭像
奇想豆子

豆子罐頭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