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 Flug十分開心可以短暫地脫離苦海,晚上一邊輕快哼歌一邊把私人衣物放在行李箱裡,打算轉身繼續拿他東西時,發現不知何時Black Hat默不吭聲雙手抱胸站牆壁上盯著他看。

 

他魂飛魄散渾身顫抖,鼓起勇氣小心翼翼地詢問:「請,請您這麼晚了有什麼—!?」突然之間Black HatDr. Flug逼近牆壁,右手按住牆壁應聲破裂形成一個洞窟。第一次如此彼此近距離接觸關係,覺得自己心跳聲大到耳朵快聾了。

 

『—你可別丟人現臉,讓另一個自己顏面盡失了。』

 

這句就像一把冷冽的刀劃破心臟般快要爆炸Dr. Flug現在才總算明白;自己一直以來,以為只要像個可憐小狗般對他搖尾乞憐的話,也許有一天會回心轉意,一絲憐憫對自己好一點。

 

「—我可不是你的東西!」

 

抬頭眼眶泛淚說完一臉生氣地伸手抓住他的右手用力甩開,衝上前把行李用力關上轉身離開。碰重一聲關上大門。Black Hat望著剛才抓住自己手腕有點吃驚:這小子竟然反抗

 

Dr. Flug拿出次元槍變出次元洞進入,一進去發現White hat站在次元洞前等他

 

「怎麼了?你眼睛很紅。」

 

「沒,沒事,只是昨天熬夜幫老大發明一些東西關係。」

 

「哦~~~~~~看樣子另一個自己似乎有一樣的”興趣”呢。」興致盎然說道。

 

「?」

 

一頭霧水想繼續問時,這時另一個自己黑˙Dr. Flug也準備好行李出發

 

『—你可別丟人現臉,讓另一個自己失望。』Dr. Flug聽到心一緊,沒想到他回答:「這句話輪不到你說。」,而White ha笑著回答:「我也是這麼想的。」

 

看到這兩人互動,似乎不像自己跟老大互動如此惡劣不平等樣子?如果老大能多學學White ha該有多好……(這時候Black Hat正在喝5.0.5所泡的紅茶,但打噴嚏嗆到把茶杯狠狠摔到地上)。

 

「拿去吧,這是我實驗室的鑰匙。」

 

說完黑˙Dr. Flug從褲子口袋掏出鑰匙瀟灑丟出去,Dr. Flug有點慌張但準確雙手接住

「呃,謝謝。不過話說應該給我實驗室密碼才對吧﹖」

 

「這個嘛~~~我偏不給你。再見。」

 

說完也拿出一個次元槍變出次元洞進去了Dr. Flug說這人個性怎麼這惡劣啊,這時White ha上前拍肩膀讓他嚇到反射性往後轉身,他看這樣情況只好嘆氣說那這樣只好由Demencia來招待好了

 

聽到不由得挑眉:「您說Demencia

 

真正最讓他擔心就是她了,比起老大更像是更大的關卡。來這平行世界更讓人擔心萬一性格更加瘋癲或危險該怎麼辦?這讓他十分頭痛。不過相反理論上來說情況不至於這樣才對。說人剛好人來了;她自我介紹:「我叫Demencia。」仔細一這平行世界的Demencia,穿著紅色T恤黑色變色龍剪影圖案,粉紅白相間雙手套以及短襪,似乎像個普通女孩。

 

回憶起當初Black Hat要給他新增助手時(玩伴),原本以為會是一位可愛的女孩,沒想到他從同一個出生的孤兒院挑選出一位瘋癲傾向的女孩。

 

她笑吟吟地說我們趕快去實驗室吧並拉住他的手向前走目睹兩人離去的White ha雙手握住拐杖低下頭的帽沿卻露出一抹邪惡的笑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奇想豆子 的頭像
奇想豆子

豆子罐頭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