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Lilotte醒過來卻發現是年輕版的Kerub的臉嘟嘴湊過來打算實施『人工呼吸』的時候,嚇得全身毛都豎起,立刻起身反射性賞他一個巴掌。

 

「妳醒過來了嗎。」

 

年輕的Atcham上前走過來說穿上她小時候穿的舊帶褲衣服,看起來就像瘦竹竿。Lilotte望一下四周,忽然抬頭看到窗外有陽光後,發現已經是早上了。一臉疑惑地詢問他人呢?兩人支支吾吾的說Joris(爸爸)放下她後又出門了,這回答沮喪地耳朵垂落下來;自從發生”那件事”後,雖然他恢復以前善良又堅強的個性。但隱約覺得有些不太對勁,自從進入彼此青春期後,Joris不再笑了

 

這時候開門聲響起她左耳迅速舉高聆聽;聽到非常熟悉的腳步聲後不由得心中雀耀不已。

 

—果然是他回來了!

 

Joris回來後發現她醒過來,雖然有先預想好這種情況,先嘆氣後換上冷淡語氣說:「既然Lilotte妳醒過來了,自己一個人回去吧。」她聽到就像被澆一盆冷水後破口大罵:「什麼嘛!竟然好意思讓嬌弱的女孩子一個人走回家,你算是男人嗎!!」

 

「妳算哪門子嬌弱的女孩子?又不是公主。」他聽到這番話翻白眼,一邊插腰繼續說教:「某人昨晚跑去危險『黑街』Rogue酒吧,救了她一命卻不存感激。」 知道是在說自己心裡嚇一跳,想改變話題心虛說:「……如果我是公主的話,你就願意﹖」

 

「這是當然,甚至聽妳命令也行,不過這是不可能事情的。」Joris兩手一攤聳肩不禁莞爾一笑

 

當時青少年Joris不知道自己幾百年後會遇到Sadida公主,而且聽候差遣。

 

Lilotte聽到十分惱火,打算撲上前張口咬人時,他卻像貓一樣迅速躲開,輕鬆地騰空一跳到橫梁上,蹲下來雙手抓著梁柱。來不及避開的Kerub反而變成倒楣的替死鬼Atcham看到偷笑中

「你給我下來!」

 

「才不要,我可不像小時候這麼好欺負了。」Joris說完對她吐舌頭

 

怒氣沖沖的打算拿起傢俱繼續開打時聽到天空中傳來一股聲音低沉男子怒罵聲:

 

「好了你們小倆口別再吵了!害我都不能睡午覺了。」

 

原來是屋子惡魔祋祋Luis在說話

 

「還有,門外有客人。」

 

Joris聽到馬上跳下來剛好降落在門口打開一看門外有一個豪華馬車(兩隻火龍雞),一位Ouginak長得像古代牧羊犬留著遮住瀏海司機鞠躬說:「我們家老爺十分擔心Luis小姐安危,希望能早點接她回去。」

 

「另外,必須向老爺報告為何昨晚沒有回家。」

 

「!﹖……喂,Joris。」

 

「做什麼﹖」

 

「你陪我去。」

 

「為什麼我得陪妳去﹖」

 

「因為是你救了我啊,況且—」

 

話說到一半的Luis忽然臉上泛起紅暈,這讓他感到一頭霧水。司機露出右眼看穿小姐的心思,接著說老爺也想與小姐的青梅竹馬的朋友見個面。Joris原本不想去但想拒絕時卻被Luis說不去的話就要把他們三人全趕出去,再無可奈何情況下去只好去了(帽繩低垂)。Kerub見狀想要一起去時被Atcham拉住說我們在外面坐好了,結果是兩人背對背坐在馬車車頂上。

 

「我恨你。」

 

「不客氣。」

 

在馬車裡的兩人面對面坐著不發一語,既尷尬又沉默的氣氛。忽然他發現Lilotte她的含情脈脈地凝視著自己反而避開她的目光望著窗外景色。Lilotte見狀打算自己假裝也正看著窗外鼓起勇氣膽怯默默伸出右手想觸摸放在木桌上他的左手時卻被察覺到迅速把右手收回去

—這舉動讓她心被針扎了一下的刺痛感

 

Lilotte其實早就明白因為那一天發生的夜晚讓他徹底改變了一夕之間被迫自己長大成熟。漸漸地,發現不再笑了。是因為自己身體開始成長發育了,他卻彷彿時間停止了身高。

 

Joris在眼角中看到她沮喪低頭連髮耳垂落下來楚楚可憐模樣內心感到一絲愧疚而握緊拳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奇想豆子 的頭像
奇想豆子

豆子罐頭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