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於是銀時與新八趕緊把神樂送往醫院作檢查,但被她誤認是綁架犯,到達醫院門口兩人臉上已經是鼻青臉腫的。醫生做完檢查後說是壓力造成的。

「喂喂醫生你是說頭中間禿一塊俗稱鬼剃頭那樣嗎?」

「沒錯,這位病患是長期內心壓抑某個衝動才導致『逆成長』現象。只要找出病因以及舒解壓力就可以恢復原狀了。」

「真是奇怪了,神樂竟然會有壓力?」

「這ㄚ頭不是每天吃了就睡,睡起就去外面找樂子,又沒經濟壓力最好是有壓力啦!」

「喂喂醫生你是說頭中間禿一塊俗稱鬼剃頭那樣嗎?」

剛說完背後傳來東西被拆解的聲音,兩人轉頭一看神樂竟然把大廳前面一排的長椅拿起來,上面還有一個老太太悠閒喝著茶。坂田銀時以非常驚人速度付完掛號費、把她夾在手下像跑馬拉松衝出大門。

回到萬事屋後,兩人已經累到不行倒在沙發上了,新八疲累到眼神變成跟銀時一樣的死魚眼。

「……我們最好找出問題讓神樂復原吧。」

「我同意。」

「可要重哪著手呢?神樂會有壓力的原因究竟是什麽。」

「你問我我哪知道啊?!」

「昨天不是吵得要去遊樂園不是嗎?」

「這不是壓力造成的吧?!」
「明明就是;你看,你說因為沒錢不能去,當時神樂就在地上大哭大鬧,不是開始有跡象不是嗎?」

「如果這樣就可以返老還童我可以現在上大哭大鬧啊!」

「請不要逃避現實!銀桑你到底幾歲啊?!」

就在他們爭吵不休時,天真無邪的神樂緩緩靠近兩人開口說:

「喂,那邊的大叔。」

「喂喂,雖然我的精神年齡的確是大叔沒錯,但好歹叫我聲哥哥吧?」

「是你的內心像大叔才對吧?!」

「喂,那邊的四眼田雞。」

「等等,雖然我承認自己戴眼鏡關係,可是這句話未免太傷人……」

「眼鏡仔。」

「可惡,我最痛恨人家這樣叫我了!」

「哎呀你就別跟小孩子計較了,反正眼鏡拿掉後新八你根本就不存在啊。」

「怎麼連你也汙辱我啊?!」

就在他們爭吵不休時,小臉蛋兒圓滾滾的的神樂,緩緩靠近兩人天真的小眼睛睜得大大開口說:

「爸比呢?」

「呃?!這……妳爸爸現在人不在,跑去外面工作了。」

「是這樣啊…………」

神樂低下頭露出落莫的神情,這兩人才發現:原來在這個年紀的神樂,母親長年臥病在床,父親又長年不在家了。
所以一直都是一個人的。

發覺似乎刺到小孩子的最柔軟的部分(?),趕緊解釋。

「對對對~~~~沒錯沒錯,所以妳爸比把妳交給我們負責照顧。」

聽到這句話讓她眼睛一亮,一臉高興表情。

「既然這樣我們來玩吧!」

「咦?!」

「……我說銀桑,你還記得剛去醫院時神樂就把客廳的長椅給拆了嗎?。」

「也就是說以前的神樂,有把自己的破壞力60%給拘束,相反小時候的神樂就會……」

────破壞力100%全開

兩人又開始全身冒冷汗中,銀時勉強裝出笑容轉頭問在一旁呼呼大睡的定春。

「定春醒來囉~~~~神樂想找妳玩~~~~~誒?!」

不知何時狗不見蹤影了。

「這個畜生~~~~不想想誰給你飯吃啊?!竟然在這個關鍵時刻給我落跑~~~~~!!」

「阿阿銀───後面後面!」

「啊?咦!?」

轉過頭小神樂已經舉起了沙發,露出紅光像○克啟動的聲音發出天真無邪的對他們說:

『來.玩.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之後幾天都是過著雞飛狗跳、雞犬不寧的日子了。

 

創作者介紹

豆子罐頭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