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諾被那名男子使用布條綁住雙眼,她與漢密斯用貨車帶到一個地方。



男子到達目的後下車拿著槍跟她說:「妳可以拿掉了。」



奇諾拿掉布條睜開眼一看似乎來到一個沒有黑白格子空間,反而是被一片大量灰色取代。



奇諾也下車詢問那名男子說:



「為什麼要綁架我呢?」



「抱歉,這是必要手段,如果不這麼做,那些選民會發現的。」



「喂-你們不要光著聊天把我放下來啊。」



漢密斯在裡面貨車說。



「抱歉不行哦,請耐心等待。我的名字是亞力斯,是『灰色和平聯盟』的領導。」



「我是奇諾,什麼是灰色和平聯盟?」



「旅行者,我會把這國家事情告訴你的,有興趣聽嗎?」



「嗯,如果可以把槍拿下會更好。」



亞力斯瞄向後面一些人正在搬運一些東西,小聲說:



「因為這邊有手下關係,待會進入房間就行了。」



於是他們進入房間後他關門後把槍放回口袋,旁邊是一台自動調飲機。

亞力斯自己拿著杯子詢問她說:「你喝咖啡嗎?」

「不用,水就好了謝謝。」



按下按鈕後過一會兒杯子裝滿後,他雙手拿著放在桌上了。亞力斯自己喝一口後開始說了:



「我們從以前不知何時被分裂變成兩個國家,就如妳看到是白黨跟黑黨。我們會每年定期舉行選舉來票選政黨輪替,不過最幾年來開始變調了。」



「人們只注意政治不再關注民生關懷,每天媒體只報導那些政治人物八卦,國際新聞或重要議題卻幾乎沒有。選舉期間更是嚴重。」



「奇諾,你在這段期間裡有被人問過喜歡白色還是黑色問題嗎?」



奇諾正喝著水被問到拿下放回杯子說:「有,被旅行館老闆這麼問,有什麼問題嗎?」



亞力斯沉默一會兒開始說:



「衛兵會放你進來是因為看你身上衣服不是白色或黑色,否則的話不會讓你通過;而且現在那些政黨有線民佈線,如果你回答這問題線民會回報一方政黨,認為你是支持他將你暗殺掉。」



「……」



「已經不知有多少旅行客被殺害了,所以奇諾你還活著算是奇蹟了。」



「請問我能問你問題嗎?」



「請說。」



「為什麼這國家人民這麼在乎政治呢?難道沒有事情可做嗎,應該有更重要事情吧?」



「那是因為我們希望這國家能夠更上進、更美好於是選出那些政黨,然而那些政客只在乎彼此輸贏而已導致民安生治開始敗壞、道德崩潰、經濟衰退,根本把選民當成棋子利用罷了!」



「更可悲的是,那些選民樂在其中殊不知被利用糟蹋。」



「……….」



「因此才成立『灰色和平聯盟』,我們是沒有黑白之分只有中立,為了告訴現在這兩個惡黨

希望他們重新面對現實民不聊生情況,為了達到這項訴求明日我們會使用炸彈炸毀空氣船。」



「咦!?」



奇諾被水嗆到。



「所以你明天出關時衛兵會先懷疑你是否跟『灰色和平聯盟』有所接觸,只要回答說對任何顏色沒有興趣就好,免得你遭受波及了。」



「謝謝你的忠告。」



「我該送你走了,不過還是要剛才那樣才行。」



「我實在很不喜歡眼睛被朦起來……….」



他們再次綁住送回去,不過護送他們回到旅館。漢密斯被他們抬下後就開車走了。



「奇諾,你跟他們聊了什麼啊?」漢密斯問他説。



「沒什麼,聊一些政治吧。」



「沒有想到你也會這種有興趣,以前認為只有吃跟睡你才有興趣呢。」漢密斯覺得不可思議。



「是嗎?」



----------------------------



隔天奇諾買好裝備騎漢密斯準備離去了,果然如亞力斯所說一樣被衛兵攔截說,今早上發生發生恐布攻擊,兩個政黨選舉候選人活動不得不中斷延期,懷疑他也有涉案其中。



奇諾按照亞力斯方法,衛兵無奈但不得已只好放行了。



之後用利加快度騎漢密斯,那黑白牆逐漸變小消失了。



「……….. 奇諾。」



「嗯?」



「果那國家很奇怪啊,只喜歡黑白沒有喜歡其他顏色。」



忽然奇諾把漢密斯停下,拿掉護目鏡抬頭望向萬里無雲一片為藍天空。



「嗯…….果然天空顏色本來就是那樣了,沒有代表任何意義。」



「我就說吧。」



奇諾重新發動繼續前往下一個國家了。



漢密斯問她說:「下一個會是什麼樣國家呢?要是像這次嘉年華那樣我可受不了了」



奇諾回答:



「希望下一個是擁有不同顏色沒有政治國家了。」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奇想豆子 的頭像
奇想豆子

豆子罐頭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