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3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悶油瓶說完開始尋找了,找遍許久連蛛絲馬跡也不放過。最後走到我們一起睡掉的地方,隨手取到一撮乾草,嗅聞一下後,開始蹲下來撥弄乾草分開竟出現一個方形地門,上面還有鎖頭。雖然自己不是專門研究鎖頭看怎麼看似乎不是年代久遠生鏽痕跡少許。

 

他立刻背後抽出刀把鎖頭切斷,忽然胖子竟在我耳朵旁吹風,害得自己臉紅耳赤立刻遮住耳朵轉頭罵道他幹什麼!?沒想到這死胖子說因為太餓了頭暈眼花,看我嚇到耳朵發白讓他想起慈禧太后的翠玉白菜,想吹吹風看眼前幻覺是不是真的;正想回罵回去時就看到一個慘白的手臂出現在自己眼前嚇到於是一屁股坐在地上,胖子看到我狼狽模樣哈哈大笑。

 

 

當悶油瓶點燃火炬才看仔細:地下室有一堆屍體。而且都是男性似乎死一段時間了,每個表情驚恐表情死狀悽慘。

 

但眼尖發現每個屍體有共通點,在左胸膛破個大洞,莫非心臟不見了?!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iccup有史以來覺得自己被陷入冰河無法形容的不寒而慄感覺,但唯一確定的眼前不速之客來者不善。連沒牙露出警戒姿勢露出尖牙低吼著,他努力鼓起瘦弱的胸膛聲音微微顫抖地說

 

「你你是誰?!

 

「我?我是『夜魔』。

 

「我想我自己昨晚已經向您"問候",真是十分美味的噩夢啊。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