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地板空間只能容一人,三人協商結果是胖子睡在地上、我與悶油瓶背對背入睡。

  

不知道為什麼,每當與他近距離接觸,除了內心一股油然而生的安全感還有淡淡地悸動,彷彿好像.......

 

突然之間全身像著火似的慾火難耐,我暗地心想:靠,什麼時候了自己卻想那檔事了?要不是胖子喝酒就拉開磉子吹噓大戰女人次數超高的,害得睡不著覺。於是轉過身,悶油瓶的臉就在我面前。差點叫聲出來;但不這麼靠近仔細一看,難怪彩雲那些女子眼珠巴不得黏在他肩膀上,平常戴著頭帽,就算拿下也被像雜草一樣長的瀏海遮住。天生一副好似西潘英俊容貌,要是我是女子的話也會動情。

  

望著他白哲肌膚上的那一抹微紅正隨著呼吸一開一闔,我嚥一下口水,左看右看確認無誤(?)後,像被吸魂似的情不自禁想親下去時。鼾聲如雷的胖子猛然張眼大喊:「詐屍!」

 

奇想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